<   2005年 05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五月二十八。

整一個星期都是被早起的太陽叫醒。
睡眼惺忪。但是卻再也不想每天在如此好的陽光下賴床。
算是勉強改掉了睡懶覺的惡習。
接下來就是撲面而來的考試。考試。考試。

今天去上重奏。穿了件白色小背心。可能衣服顔色的關係。老師看見說。"你今天臉色好蒼白。感覺好像這個。說完就指着手裏的白色茶壺。是不是哪兒不舒服。"接着。旁邊的小提助教說。"你是不是不愛吃菜。還有吃水果。"
.... ....
我無語。其實我很想說。在歐洲你們認爲黑色皮膚好看。但是在我們中國。就認爲皮膚白才是最好看的。
。。。
下次她要是再這麽說我。我就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她。"臉黑感覺整個人都髒兮兮的!"
.... ....

本來就是。這是事實。
[PR]
by bearzi | 2005-05-28 20:43 | ■baerziの颜
绿色发烧友。
c0075345_5302210.jpg

(今天网速很快。开BLOGBUS时不用等那么长时间了。)

最近感觉自己总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去逛街。
一个电话一个念头。说走就走。
淘了一些东西。都和绿色有关。
感觉自己二十三年以来终于找到一个让自己深爱的颜色。
去年喜欢粉色也没见这样痴狂。
现在凡看见绿色的东西就走不动了。
还不要浅绿。要那种咋呼的绿。刺眼的绿。嫩绿。鲜绿。
总之只要是那种配得起紫色粉色红色的绿。统统尽收眼底。
喜欢得不可救药。拔都拔不出来。

看见绿色的东西就开心。
小茜为此都不敢老跟我去逛街了。
说怕被我传染。看见绿色的东西直喊好看。
哪天要是看见某人穿的和一只青蛙一样地出现在街头。
千万不要见怪。
哈哈。不过我一定不会把头发染成绿色的。
最多别个绿色的发卡。
[PR]
by bearzi | 2005-05-24 20:00 | ■baerziの颜
我愛周日。

夏天已經在一場陰霾地小雨中拉開序幕。
呵呵。該不該這樣形容。
反正上一個星期裏感覺都不怎麽清爽。

昨天是忙碌的星期六。
接著我就好好享受我的今天。哦我偉大的無壓星期天。
不知道以後我會不會對星期六有恐懼症。
以前我想一個孩子起名叫周末挺好的。看來得換。
叫周日好了。嘿嘿。似乎很難聼呢。

本來要去家私城買個床墊。可是星期天好早就關門了。
天氣熱得我直想穿泳衣。
現在的溫度剛剛好。
讓我走進開了一點點冷氣的超市就覺得心情愉快。
如果再喝碗湯就覺得無比幸福。

路上一場太陽雨。
小小的雨滴。
打在溫熱的皮膚上。真涼快。

很想剪頭髮阿。
還想挑染。
再者。把頭發電卷吧。
最近突如其來的想法。
太奇怪了。
不過也許卷髮更適合我這個懶人。
。。。
[PR]
by bearzi | 2005-05-22 22:37 | ■baerziの颜
情绪最大。
c0075345_19564416.jpg

人在不同时段都有不同的情绪。本以为在这个有无限温暖阳光的清晨。该有个新的开始。可是还是错了。低落的情绪依旧。牵绊。
在还没清醒的时候出门。是种幸福。可以尽情吸取阳光的温度。而大脑可以完全空白。只是单纯地窥望。这个世界。每个人。每道风景。
可是在这样的幸福下。千万千万不可以一个人回家。否则。所有美好的情绪都会。幻灭。
一个人坐在车上。要不帮旁人递递票钱。要不胡思乱想。要不玩弄手机。没事的时候看看广告牌。也就这么打发过去了。可是就在几秒之内。情绪就变了。
你有几个星期没有很好很完全地。哭过。那种哭是很单纯。完全没有任何目的.也没有任何情绪的。就在这样的错觉之下。忽然间我看见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人牵着两三岁的儿子。女人怀里搂着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然后想想幸福。想想我并不期待的婚姻.还有离我太远的所谓的梦想。而后。还是在我不经意地回过头去的刹那。眼睛突然一阵莫名奇妙的热了。于是。就轻微地。熟落地。脸颊间迅速地划过一道很清晰地纹路。接着坠落。最后挂在我手腕上。而然。
 所以我就这么想。人轻易不敢离开忙碌的生活。不敢就这么独居一辈子。不敢不结婚。不敢不生孩子。这些都是不敢面队孤独所至。

最后答应自己一个月之内不许掉眼泪。

。。。
[PR]
by bearzi | 2005-05-18 19:57 | ■baerziの颜
汇报行蹤。
周六。教學生。然後去學校上課。老師問星期天能不能來上課。我說可能不行。(再剝奪我僅有的休息時間我會瘋的。而且我還要帶貓貓復診呢。)老師說爲什麽我可以。你不可以。於是星期三早上我又要忙活了。

周日。帶啤啤去復診。醫生看了看說。比上次確實好太多了。而且繼續吃葯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再等等吧。不着急。真是個好消息。啤啤還是很有希望可以完全站起來的。它現在就愛在地上爬來爬去。看見它那樣兒我心踏實很多。上網碰見賀咪咪同學。她說:“你一定要好好養著它啊。我阿姨傢的小貓曾經被面板砸得下半身都不能動了。現在也好好的。”恩。我說我一定會養著它的。放心好了。

今天。上午破天荒十點到學校上課。一般來説周一我是沒有課的。所以説是破天荒。到了學校就直接跑到以往上課的六號教室。一邊彈著一邊等老師。彈了半個小時。就是沒見老師來。於是跑到四號教室。一推門。老師正和另外一個老師在説話呢。於是她叫我在門口等一分鐘。我尋思等就等八。於是就這麽在門口坐著。這麽一坐就坐過去差不多45分鐘。我也不知道怎的。我覺得要是換作別人。肯定就走了。哪兒有這麽不守時的老師呀。氣憤。
接著。穿著高跟鞋和耿耘走了一下午的路。走到雙腿發麻。腳疼。新買了一只吹風機。回到傢一看原來那個被我用坏的又莫名其妙地好了。= =
---------------------------------------------------------------------
天空有很多种面孔。
打開窗戶。它就是你的。
c0075345_83473.jpg


不要在這樣的時刻回憶。
c0075345_86361.jpg


回憶是。。
難記起當天。挂憶是何年。。
c0075345_8114723.jpg


我還是我。

不變的。
[PR]
by bearzi | 2005-05-17 08:19 | □bearziの语
情緒負荷。
c0075345_050617.jpg

晴一天。雨一天。
我在尋找貓貓的托管所。
並不是不想照顧它。
而是我分身無力。
時間遠遠不允許我放更多精力去精心呵護它。
我很内疚。
。。。
也許這些都是我的錯。

問老師。知道這裡是否有動物保護協會
老師又問了其他老師。告訴我地址。還有電話。
我眼睛紅紅地。敍述貓貓的情況。

放學后。坐車回家。
老頭司機。看上去人不錯。
於是問他。再次把貓貓的情況敍述一遍。
老頭說。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麽處置它。
我告訴你。你就把它扔到垃圾箱裏就可以了。
如果你還想養貓。買過另外一只就可以了。
。。。
我不再說什麽了。車上。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可眼淚還是沒有止住。
。。。
我不知道生命對於某些人來説。
意味著什麽。
。。。
可是生命畢竟是非常重要的。
怎麽可以說扔就扔。
我對於這樣的態度很氣憤。
。。。
一路上我又在想。
爲什麽一直以來。
事情總是在我滿懷希望的時候給我失望的結果。
我不明白。非常不明白。
。。。
---------------------------------------------------------------------
貓貓可以大口大口地吃東西。
這證明它還是很有活下去的欲望。
。。。
[PR]
by bearzi | 2005-05-13 00:52 | □bearziの语
狂愛ANNA SUI。
三星公司于近日推出了专门为世界顶尖品牌ANNA SUI设计的一款手机,这款全球限量版本的e315,在外观设计的上融入了ANNA SUI的甜美的风格,势必为全球PLMM们带来一场新的惊喜。
c0075345_4335851.jpg


三星联手ANNA SUI联手推出限量版e315
c0075345_435107.jpg

没有淑女不爱的顶尖时尚品牌ANNA SUI
e315的外观设计带有浓厚的安娜苏独有的甜美的风格,非常的淑女,在功能上,这款手机也非常的时尚,具有内置了VGA摄像头,具有5倍数码变焦的功能,支持摄像,其他的功能有来电照片显示等。


设计甜美的手e315配件
c0075345_4373256.jpg

e315的推出,并不是三星第一次联手时尚界顶极商家了,前一次,是三星和Diane von Furstenberg合作,推出极其艺术的一款手机,看来三星不仅仅想用精致的做工以及强大的功能来吸引消费者,尤其是热爱时尚女性,此次,三星和ANNA SUI的合作,将为整个时尚界以及手机行业带来新的一股风潮
-=======================================-
好喜歡。。
好喜歡ANNA的所有東西。
[PR]
by bearzi | 2005-05-11 22:37 | ■bearziの恋
繼續。
繼續在天沒亮之前被貓叫醒。
然後繼續睡去。

早上起來。
喂牛奶給貓喝。
它好一點了。最起碼意識是清醒的。
但是四肢仍舊不能動。
身體仍舊疲軟。

帶它到醫院復診。
醫生說還得繼續吃葯。
繼續觀察。
有可能啤啤就這樣過一輩子了。
這對於它來説實在是太殘忍。
:(

====================================
今天去動物園了。
頭一囘進這裡的動物園。
裏面多半是鳥類。
天鵝。孔雀。老鷹什麽的。
還有駱駝。老虎獅子狼和豹。
羚羊。鴕鳥。野豬。還有小野豬。
竟然還有一頭大象和三只熊。
赫赫。。這是想看得重點。
=====================================
這幾天不想照相。
發一張之前照的捲髮八。
c0075345_2139211.jpg

[PR]
by bearzi | 2005-05-10 15:38 | □bearziの语
錯覺。
一早起來就看見陽光。
透過雲層一片一片地潑進來。

我揉揉眼睛。
然後像往常一樣。
起來后第一件事一定是梳頭發。
把所有疙瘩都梳順。
把一夜的疲勞都梳醒。

打開音樂。
冰激淩流淚的歌詞飄進耳朵。
FAYE的催眠。
太陽上山。太陽下山。
從頭到尾。想起了誰。忘記了誰。
有沒有荒廢。有沒有荒廢。
大風吹。大風吹。
一直沒有結束的唱。

這種錯覺好像至99年以來。
第一次出現。
太陽很強烈的時候。
我該坐在非常明亮的教室。
和我親愛的死黨還有一些姐們兒。
傳我們最最甜蜜的紙片片兒。

我的抽屜裏應該堆滿書。
還有紙條兒。
--上面寫着真理和幻想。或許還有幾幅自創的漫畫。
課堂上我旁邊縂有一個人在瞌睡。
她要不就是在搗亂。說笑話給我聼。
她成績永遠那麽好。讓我眼羡。
下課了她肯定會背起我。
因爲我剛剛翦了一個很單純的髮型。
她稱爲GIGI頭。

我親愛的死黨一定在低着頭看小説。
手裏定握着用來抹眼淚淚兒的紙。
抽屜裏定放着一盒早上沒有吃完的炒粉。
那是和我一起吃剩下的。

然後就是無比快樂得中午。
太陽離我們非常非常近。
濕透的白色衣裳。格子裙。
綠色的太陽傘。綠色的風。
金黃色的面容。橙色的笑。
透明的汗滴。發亮的珍珠奶茶。

我握着我的靈感。悄悄說給離我最近的人聼。
那個人噗嗤就笑了。
然後我使了個眼色。她就摸摸我的頭。
她說我總是一幅被人欺負的樣子。
我說我沒有。
她說你有。你很適合演瞎子的角色。
眼睛裏總是茫然一片。

走過一個路口。
死黨把綠色的傘給我。
然後說。你剛才又忘記拿了。在那個餐廳裏。
她永遠都是那麽細心的。
我永遠都是那麽粗心的。
這些代表着什麽。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

我就這樣繼續着我的錯覺。
聼着我最愛的faye.
囘不到過去。
。。。
[PR]
by bearzi | 2005-05-09 16:13 | □bearziの语
陰天。
啤啤還是那樣。隔一段時間就慘叫一次。它要能好起來的話。一定要改名了。不可以像之前那樣頑皮了。
昨天晚上夢見它自己可以走路了。
醒來發現它還是躺在原地。眼睛半睜開。偶爾張張小嘴。
早上它慘叫把我振醒。我把牛奶倒到杯子裏。用棉簽沾着一滴一滴地喂它。它可以吞嚥了。眼睛的反應也比昨天晚上好點兒了。聽見它的慘叫我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痛。
真得很想知道它到底摔哪兒了。傷哪兒了。
-----------------------------------------------------------
陰天的顔色和心情一樣。
昏暗無比。
真盼望看見陽光。哪怕偶爾一點點也好。
[PR]
by bearzi | 2005-05-07 18:28 | □bearziの语